「我不要奶奶進機構,因為她認得自己的親人
她認得這是她熟悉的家,而且看她進去那我會先崩潰。」

這是我對家人嚴厲的要求,所以居家服務的提供,成為我唯一的選擇。
從打電話給社會局的社工員開始,這個選擇的質疑壓力依然存在,

cchcc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